:

曹操统一北方的关键兵种,骑兵,是怎么发展起来的@洋洋点

top-news

谈及古代兵种,自然绕不开步兵、骑兵与水兵。汉末三分天下,魏、蜀、吴三国便曾各自倚重一支兵种,形成掎角之势。当时,曹魏虽同时兼顾步兵、骑兵与水师,但曹操能顺利统一北方,主要还是因为其麾下强大的骑兵部队。

反观蜀汉与东吴,受地缘因素制约,只能偏向一类兵种发展。蜀汉主要侧重于步兵,并不断加强弩兵的建设;东吴有长江天堑,加之造船业十分发达,“舟楫为舆马,巨海为夷庚”,便造就了强盛一时的水师。

不过,在争夺北方中原的过程中,最占据优势的兵种却仍是骑兵。它是公孙瓒名震幽州的依仗,亦是吕布纵横中原的底气。同样,它也是曹操统一北方的关键因素。

那么,中原起家的曹操,是如何把骑兵发展起来的呢?

一、骑兵发展的首要因素

发展一支骑兵,需要的资源太多。最起码,也要保证这么几点:战马、兵卒、统帅、军械、甲胄、粮草… …

(注1:吕布就是出色的骑兵统帅,被陈寿贯以“飞将”,《三国志》中仅此一例。)

比较好解决的,是甲胄、军械等物力。这些战略物资,“烧”的其实就是钱。而曹操还是蛮有钱的,就算没钱,他东征西讨多年,也抢了不少。

骑兵的统帅与士卒,也可以徐徐图之。曹操征战多年,培养、收服了不少骑兵人才。其中,既有乐进、张辽等外姓将领,也有夏侯渊、曹纯、曹休这样的“吾家良驹儿”。

比较难解决的,是粮草问题。刘备征战多年,若没有诸葛亮到处为他筹措粮草用以“足食足兵”,恐怕早就“半途而废”了。不过,这个问题对曹操来说,那都不是事儿。

早在建安元年(196年),曹操迁天子至许都后,便采纳枣祗建议,命任峻为典农中郎将,于是“募百姓屯田於许下,得谷百万斛,郡国列置田官,数年中所在积粟,仓廪皆满”。

此后数年间,曹魏屯田规模越来越大。曹操打到哪里,“劳动的种子”便能播撒到哪里。这在一定程度上,促使了北方经济的进一步回暖。

粮食与干草(马儿口粮)对曹操来说,不难解决。只是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倘若没有战马,一切都是空谈。可见,战马才是影响骑兵发展的首要因素。

有马者,豪横一时,如吕布、公孙瓒;没马者,再是苦心孤诣,也只能惨淡收场,亦如因合肥之战而出名的“孙十万”。

(注2:交州土豪士燮、辽东军阀公孙渊都曾向孙权送过几次战马,但总体规模并不大,且无法稳定输送,这显然无法帮助孙权完成他的“骑兵梦”。)

后来,吕布“救命”的买马钱被刘备这厮生生抢走,结果不到一年,他便困守徐州,最后为曹操枭首。

除袁绍之外,其他军阀也曾为曹操的骑兵部队“添砖加瓦”。如吕布,其麾下并州军虽然后期缺乏战马,但“烂船也有三分钉”。吕布死后,骑都尉张辽便率领剩余骑兵,投入到了曹操麾下。

此外,乌桓、鲜卑等部也时常向曹魏“奉献”战马。建安十一年(206年),曹操出征东北,大破乌桓踏顿政权,迁其众、略其马,“由是三郡乌丸为天下名骑”。

又据《三国志·田豫传》记载:“豫将精锐自北门出,鼓噪而起,两头惧发,出虏不意,虏众散乱,皆弃弓马步走,迫讨二十余里,僵尸蔽地。”可见,田豫在大败破鲜卑之后,总能得到不少良马作为战利品。

当然,曹魏获取战马的方式,也不只是依靠武力。为寻求稳定渠道,他们有时还会通过贸易、互市的方式,从少数民族手中换来战马。

三、互市、贸易与朝贡

古代互市颇为常见。秦汉时期,中原王朝与周边各族之间的交易,便屡见不鲜。这个传统,一直延续到魏晋南北朝时期。

上文提到的鲜卑各部,便曾与曹魏政权“通市”。只不过,鲜卑“大人”们后来逐渐察觉到:为中原输送良马,会增强其军队的战斗力,于是“乃共要誓,皆不得以马与中国市”。

显而易见,鲜卑还是挨揍太少。于是,曹魏一边对北疆出兵,一边又令田豫设计离间几个“带头大哥”。鲜卑各部由此失和,只好向曹魏服软,并再次恢复了互市。

此后,鲜卑人不仅老实本分地与曹魏进行互市,还经常主动向中原进贡良马。魏明帝太和五年(231年),“鲜卑附义王轲比能率其种人及丁零大人儿禅诣幽州贡名马”。

又据《三国志·徐邈传》记载:“(明帝)以邈为凉州刺史,使持节领护羌校尉……乃支度州界军用之余,以市金帛犬马,通供中国之费。”

可知除东北的鲜卑各部以外,西北方的凉州地区,也存在互市。非但如此,曹魏还曾设立了西域长史,威压西域诸国,以致于康居、大宛(汗血宝马产地)等部都曾向中原进贡良马。

综上可见,曹魏内有幽冀之地,供以铠马;外亦有北疆、西域,时常朝贡,这才保证了其麾下战马在质量和数量上都颇为可观。而这,便为曹魏雄踞中原、盖压西北提供了必要的武力基础。

作者:瀛洲海客校正/编辑:莉莉丝

参考资料:《三国志》《后汉书》《中国军事通史?三国军事史》《魏晋南北朝时期良马输入的途径》《三國政權的騎兵建設與運用研究》

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,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header-adds

发表评论

*

搜索

标签

社交媒体